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书生行记-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_五月丁香六月婷婷网线视频
淫书生行记

淫书生行记

如是我闻,天庭召开蟠桃会,各路神仙齐聚瑶池,共襄蟠桃盛宴。各路神仙推杯换盏,觥筹交错,又有仙子起舞助兴,实乃盛会。这玉帝从金盘中抓了一桃子准备享用,可这桃子却将身一扭,摔倒桌上,又滚到了地上,最后在起舞的仙子裙下停住了。玉帝面露愠色,让人赶忙将桃子捡起来。可这桃子好似粘在了地上,怎么拿也拿不起来,还喷了侍者一脸的汁水。玉帝震怒,将桃子贬下凡间,又因桃子“好色”,玉帝便判罚它在凡间要受尽女色的“折磨”。

  这桃子在人间投了户姓刘的穷苦人家。这户人家还比较照顾他,一家人辛苦供他读书。据说他下生之时,恰有一老道路过刘家。老道仔细端详了会儿,说道:“二位,这孩子颇有些仙气,俗名恐难招致祸患。贫道斗胆,此子唤作‘韬’可好?”这便是书生刘韬名字的由来。

  这刘韬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,考中了个秀才。但这清朝官场黑暗,吏治腐败不堪,一个小小的秀才又能有什么作为呢?刘韬因此整日闷闷不乐,常去山后的林子里独自一人吟诗作赋。

  一日,刘韬忽闻一阵马蹄声响起,紧接着便是一片嘈杂的喊杀声。刘韬在树丛中躲了起来,却见一浑身是血的大胡子斜倚在树下。这大胡子虽一身华丽的蓝甲,但也受了重伤,血污沾满了他的身体。刘韬见状先是一惊,而后赶快冲上前查看大胡子的伤势。这大胡子虽受伤严重,却也意识清晰,起初他以为是歹人来杀自己,便在身后藏了一把刀。后来见刘韬并无恶意,便也对刘韬放松了警惕,对刘韬讲了实情:“本人乃清军正蓝旗大将军,察哈尔·阿吉嘎。今日外出打猎,不想遇刺客截杀。刺客人数众多且心狠手辣,本人的护卫为掩护本人撤离,恐已为歹人所害。”刘韬从自己经常玩的一处密道将阿吉嘎送到自己家中,又从城里找来了郎中和官兵。阿吉嘎为报刘韬救命之恩,特赐刘韬“将军行帐”一职。这将军行帐并不是什么正经官职,而是阿吉嘎为了让刘韬留在自己身边,特意设的一个虚职。

  阿吉嘎伤情无碍后,亲自去自己为刘韬修建的新屋里迎刘韬。刘韬正要收拾行装,却被阿吉嘎一把抓了过来:“这些破烂要它作甚,进城后本人自会买新的与你!”不等刘韬辩解,阿吉嘎便将刘韬“拖”出了屋子。阿吉嘎先是一把将他抓上马背,而后自己也骑上马,马鞭一响,一阵烟尘激起,在看阿吉嘎和刘韬,早已是没了踪影。

  进了城内,阿吉嘎自作主张给刘韬置办了一套绸缎衣裳,刘韬哪舍得穿这么好的材料,但阿吉嘎不许脱掉,刘韬也只好穿着,心里甚是别扭。衣衫置办完毕,阿吉嘎又将自己府上一房间安排给刘韬,这刘韬便有了个落脚儿的地儿。刚折腾完,阿吉嘎以家中准备不充分为由把刘韬带到了馆子里,摆上八碟八碗宴请刘韬。刘韬哪里见过这阵仗,光吓都吓饱了,哪有什么胃口吃饭。倒是阿吉嘎一边劝刘韬吃饭,一边将大块的肉往自己嘴里塞。阿吉嘎让刘韬陪自己饮酒,这刘韬万般推辞,可阿吉嘎是粗人,他一拍桌子,抄起碗,一手捏嘴,便将这一整碗的酒朝刘韬的喉咙里灌了下去。刘韬只觉得从嗓子到胃火辣辣的疼,不断咳嗽起来。阿吉嘎却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,这不是会喝了么!”刘韬忽觉脑袋像是被谁打了一棍,眼前是天旋地转,一头栽倒了下去。

  睁开眼已是黑天了,刘韬尚未醒酒,直觉脑袋生疼,头晕目眩。刘韬一醒,差人便向阿吉嘎报告了。片刻,阿吉嘎推门而入:“哈哈哈,贤弟不胜酒力,以后有的是机会!走,哥哥带你去找个地方醒醒酒!”言毕,不由分说,便让下人替刘韬穿好衣帽鞋袜。刘韬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就被阿吉嘎的下人们推上了马车。

  马车行驶起来虽快,但一点都不颠簸,这大将军家的东西就是好啊!不知过了多久,马车停了下来,阿吉嘎亲自为刘韬掀帘请刘韬下车。刘韬的脚刚踏下地便愣住了。面前是一栋四层高的楼,这楼里的每间窗子都是灯火通明。一股脂粉的香气夹杂着女人特有的香气钻入刘韬的鼻孔,刘韬顿觉神清气爽,酒也立刻醒了。这栋楼的一楼大门口站着数位涂脂抹粉,搔首弄姿的年轻女子,正甩着手帕招人进去。刘韬早已楞在原地,“大爷来玩儿~”的叫卖声也是充耳不闻,他觉得自己来过这个地方。阿吉嘎见刘韬楞在原地,便一脸坏笑地走过去拍了拍刘韬的肩膀:“嘿嘿,贤弟啊,今日看你少言寡语,没想到对这地方挺感兴趣啊,不瞒你说,这碧空楼是这里最好的地方了,贤弟玩儿开心阿!”刘韬平生并未经历,也未曾了解男女之事,照理来说应该百般推辞,面露羞涩,可他自己都没想到,听完阿吉嘎的话,自己竟淫笑了起来。

  二人身后跟着护卫四人迈步上前,几位年轻女子认得阿吉嘎是何人,纷纷退立行礼。一进屋,刘韬便愣在了原地。外边看着不起眼,室内竟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,好似个皇宫!一个个的屏风整齐地列在大厅周围,屏风中是一方桌,方桌前多是一男数女饮酒作乐。大厅的七彩柱下放着几个硕大的花盆,盆内是各式各样的名贵植物。脚下的地毯软得好似云朵,踩在便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刘韬觉得,此地自己一定是来过,这,这里是瑶池仙境啊!

  老鸨听说阿吉嘎大人来了便亲自出来迎接,说了几句奉承话后便直奔主题。老鸨带着阿吉嘎和刘韬踏着红木楼梯上到二楼,在沿着一个密道向内走,所到之处,男欢女爱之声充斥着刘韬的双耳。他觉得自己虽未曾到过此地,可就是莫名其妙地感觉这里有种亲切感和自然感,自己不会因阿吉嘎的款待而感到丝毫的不自在。转了几个弯后,老鸨带着阿吉嘎和刘韬踏上了一个大的厚木板。等所有人站好以后,老鸨掏出小锤,在木板上立着的小铜管上敲了三下,木板便立刻载着众人向上升起。按说刘韬见这新奇物件应该吓一跳,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,可能自己上辈子真的来过吧。

  木板被几段粗绳拉到了三楼,几个汉子将辘轳固定好,请众人下了木板。阿吉嘎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交给老鸨,老鸨见了银票眼睛都直了:“哎呦大爷玩儿好啊,小的退下了先。”阿吉嘎一摆手,众人退下,他紧带着刘韬一人沿着一窄小的走廊继续向前走。忽然,他在一小门前方停住,敲了四下门,这门便自己打开了。

  刚一进门,刘韬再次呆住了,这哪里是室内,这简直是室外啊!屋内鸟语花香,假山亭台应有尽有。阿吉嘎拍了三下手,七位赤身裸体的妙龄女子便从假山背后走了出来,齐刷刷地跪在刘韬和阿吉嘎的脚下。阿吉嘎命令道:“听好了,这是我兄弟,你们就按照给我那一套来服侍我兄弟。干好了重赏,干不好重罚,听清楚了没有!”七位美女齐声答道:“是,主人”阿吉嘎又转身对刘韬笑道:“兄弟先好好玩儿,哥哥去另一间,一会儿碰面!”刘韬微笑,与阿吉嘎道别。

  门关死后,七位美女便一拥而上,为刘韬宽衣解带,除去鞋袜。又一女子跪伏在地上,对刘韬说:“这位主人,请骑上奴婢,奴婢带您沐浴。”这刘韬也是毫不客气,抬腿就骑在了女子身上。女子驮着刘韬膝行至一处温泉,趴在地上,请刘韬下来。另六位女子也是膝行而来,趴在刘韬的前方,供刘韬踩踏入池。这刘韬心中是既兴奋又期待,他一脚踏上了面前趴伏在地的女子,踩着柔软光滑的人毯入了池子。


  上回讲到刘韬随阿吉嘎来到了碧空楼,进了“室内桃园”,踏着六位美女的身子来到了温泉边上。这温泉由美玉砌制而成,玉砖的中间还有金子拉成的丝嵌入的花纹。听美女介绍,这泉水皆是经人一桶一桶从外地山中运过来的,每位客人使用的都是未经人使过的新水。刘韬站在池边向下望去,池中蒸汽缭绕,好似瑶池的云海,水面上似乎还飘着花瓣。此时,六位美女已经退下,仅有一人跪伏在池边,供刘韬踩踏入池。刘韬踩着美女的背跨入池中,这水温正合适,刘韬顿觉一股暖流自腿部向上蔓延,再传到全身,他瘫坐了下去,将半个身子泡在水中,头颈后仰,双目微闭。此时,跪伏在地的美女也退了下去,刘韬只听木门一响,又是四位不曾见过的美女从门外走了进来,手中还各端着一个托盘。四位美女将托盘放在池边,来到了池前的空场,准备起舞。

  四位美女穿着纱衣,好似那天上的仙女,再加上池中蒸汽遮挡视线,一种朦胧之美被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舒缓的音乐响起,四位美人罗袖轻起,舞动起来。这原是杨玉环最拿手的《霓裳羽衣舞》,经碧空楼专业舞者改编,现由刘韬欣赏着。随着最后一声音乐声落下,四位美女轻扯衣带,那特制的衣服便飘落在地。若说之前那七位是美女,那这四位便是美女中的极品。四位单手撑池边,手部稍用力,便翻身落入了池中,齐声对刘韬说道:“奴婢服侍公子。”刘韬看完舞蹈的时间正是泡得恰到好处之时,他起身端坐在池中央的玉石台上,四位美女便将托盘中帕子拿起来,为刘韬擦拭身上的灰尘。擦拭过后,四位美女潜入水中,口含泉水喷在刘韬身上,为他冲洗身上残余的灰尘。刘韬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,只会享受着美女口中吐出的水柱落在自己皮肤上的快感。

  沐浴算是结束,美女扶着刘韬出来池子,让他伏在一翡翠床上。这床是用极品翡翠拼接而成,床上铺着几层褥子,褥子上是一条帕子,用来吸干刘韬身上的水分。刘韬在翡翠床上趴好,一美女拎着一小桶慢步走来,她将桶中液体均匀地刷在刘韬的身上。在刘韬的询问下,美女细声说道:“回公子,这桶中是上好的花蜜,有滋养肌肤,延年益寿之功效。”花蜜涂毕,几位美女每人一个区域,用舌头舔舐起刘韬身上的花蜜,清洁着他的每一寸肌肤。一美女掰开刘韬的两瓣屁股蛋,用舌尖先是轻触菊花,刘韬顿感菊花一阵酥麻。美女又用舌头沾了蜂蜜,一下一下,用力地伸向刘韬的菊花,卖力地为他按摩着。

  后背按摩完毕后,美女又用盆子将温水轻柔地倒在刘韬身上,冲去自己的口水。美女示意刘韬翻身,刘韬便仰面躺着,奴婢们又是重复刚刚的步骤,将花蜜涂抹在刘韬身上并舔舐干净。这全身都被美女用粉舌按摩了一遍,唯独差了阳刚之物。刘韬正不解,忽觉浑身无力,眼前眩晕。美女见状解释道:“公子放心,这水中有放松皮肉之药物,公子不必慌张,睡去便是。”听到美女的解释,刘韬稍安下了心,沉沉地睡去了。

  刘韬再次醒来便发现自己在另一件屋子里,身上穿着宽大的袍子,周遭的一切都是红色的。他感到气力恢复,便起身下地,刚掀开红纱帘,刘韬便傻眼了,这不是屋子,这是一座宫殿啊。自己正站在宫殿的厅中,大厅的前方是一足有几十级的细楼梯,楼梯上铺着华丽的地毯。楼梯尽头是一红纱幕布,随着刘韬的目光望向那里,幕布便缓缓打开了。一红妆红裙高挑女子用长袖遮着半张脸立于台阶上。女子缓慢转身,面向了刘韬,将袖慢慢放下,两只摄人心魄的眸子也渐渐张开,盯着下边的刘韬。若说之前的美女眼中都是服从,那这女子的眼中却带着几丝妖媚,几丝冰冷,几丝性感和几丝忧愁。女子请抬玉足,缓步走下台阶,向刘韬走去。太美了,实在是太美了,刘韬傻呆呆地愣在原地,再回过神,女子已走到了他面前,用那眸子盯着刘韬的双目。

  忽然,女子用纤纤玉指抬起刘韬的下巴,轻轻吻了一下刘韬的唇,随后将修长的腿直接抬到了刘韬的肩膀上,用脚踩着他的肩向下缓缓压着,那妖媚的眼睛还紧盯着刘韬。刘韬慢慢跪在了地上,那女子抬腿从刘韬的身上跨了过去,绕至刘韬的背后,蹲下去,将头搁在刘韬的肩上,朱唇轻启,发出冷冰冰却带着诱惑的声音:“还愣着干什么呢?还不把我背上去?”刘韬早已被她操控,他调整姿势,缓缓站起身,那女子趴在了刘韬的背上,酥胸紧贴着刘韬。

  上完那数十级台阶,刘韬早已是筋疲力尽,一头栽倒在红纱幕布后的大床上。女子也爬上床,双手撑在刘韬的头部两侧,将头置于刘韬头部上方,那一头秀发便垂了下来。刘韬只觉心跳加速,但却动弹不得。女子从床头的果盘中摘了一葡萄下来,剥开皮放在自己的口中品尝着。吃完一粒后,女子将脸低下去,几乎贴近了刘韬的脸,问道:“想吃么?”刘韬机械地点了点头。女子抬起脸,又捻起一粒葡萄放入口中,细细咀嚼着。她用一只手轻捏刘韬了两腮,刘韬的嘴便张开了,女子的嘴微张,一滴滴的葡萄汁夹杂着口水便低落在了刘韬了口中。刘韬只觉这葡萄汁异常的甜,除甜以外还夹着一丝少女口中特有的清香味。

  就这样,女子喂刘韬吃完了一串葡萄。刘韬意犹未尽地咂咂嘴,女子又拿了一苹果,轻咬了一口,咽下。刘韬看得是垂涎三尺。女子又妩媚地问道:“我们,换一种方式吃怎样?”刘韬那里还有思考能力,只得一个劲地点头。女子轻蔑地哼了一声,又咬了一口苹果含在嘴里,又忽然将自己的嘴贴在了刘韬的嘴唇上。女子用舌头撬开刘韬的嘴,将口中的苹果吐在刘韬的口中,并用舌尖舔舐着刘韬的舌头。刘韬感觉心跳似乎停止了,他闭上眼睛,用自己的舌头配合着女子,二人热吻了起来。女子十分调皮,一会儿舔着刘韬的上牙膛,一会儿又将舌头缩回去,看着刘韬苦苦寻找窘迫的样子,一会儿又将刘韬的舌头吸到自己口中,拼命吸吮着。

  热吻使二人面色潮红,女子眼中的冰早已化为一汪水。她一边温柔又妩媚地看着刘韬,一边展开刘韬的袍子。长时间的热吻,刘韬早已是一柱擎天,女子退到刘韬跨下,用指尖轻轻地绕着刘韬紫红色的龟头打转,刘韬发出了“嘶”的一声,身子也不禁抖动了一下。女子的手绕着龟头转了几圈,用指尖沾着龟头上分泌的粘液,伸向自己的嘴。她盯着刘韬,伸长舌头,用沾着粘液的手指在自己的舌头上蹭着,随后又用舌头绕着嘴唇舔了一圈。

  忽然,女子张开嘴,将刘韬整个阴茎含了进去,眼睛仍在盯着他。刘韬顿感一股暖流自下而上传来,他又舒服地发出了“呃啊~”一声。女子的嘴上下套弄着刘韬的阴茎,将阴茎在自己的口中“吞吞吐吐”,刘韬双目紧闭,手紧紧抓着红绸子的床单,口中还不断地低吟着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女子见刘韬的阴茎从口中吐出,用手控制着阴茎,将粘液涂满了自己脸,而后开始舔舐刘韬的大腿内侧。大约几十下后,女子抬起刘韬的阴茎,含住了刘韬的一个睾丸,用舌头轻轻地按摩着。感到口中没有味道,女子吐出口中的睾丸,又将另一侧睾丸含进口中,不断舔弄着。含了一会儿,女子又继续向下,用舌尖绕着刘韬的会阴打转。这一系列动作搞得刘韬的下体又酸又胀又痒。


阿吉嘎兵败青云岭上回讲到那红衣女子挑逗刘韬一番后便露出本性,用自己的口舌侍奉起刘韬的阴茎和睾丸来。这刘韬被这女子迷得是神魂颠倒,除了发出舒服的呻吟声竟未吐出半个字。这女子从床边的金色柜子上又拿出了一包裹着厚厚羊毛毡的瓶子,她拧开盖子,往嘴里倒了一口瓶中的液体。她含着瓶中液体,一口将刘韬挺立的阴茎含进了嘴里,还用力吮吸着。刘韬感觉好似掉进了冰窟窿,却又不想从这冰窟窿里出来。女子将水咽了下去,又拿起另一个瓶子,喝了一口,再含住刘韬那“冰镇”的阴茎。这下刘韬忽觉仿佛又被投入了温泉中,这热量渐渐顺着阴茎传遍了刘韬的全身,刘韬打了个激灵。女子含着热水套弄了刘韬数十下后,又从口中吐出刘韬的阴茎并咽下了用热水。女子并没有拿出其他的瓶子,而是趴在刘韬胯下,用舌尖挑逗起刘韬发胀的龟头。她时而打圈,时而上下舔舐,时而含入口中吞吐,她的节奏掌握得恰到好处,既能让刘韬感到飘飘欲仙,又不让刘韬这么快射出来。

  女人从刘韬的阴茎下面抬起头,拍了拍手,一丫鬟装扮得女人便用金盘托了一碗透明物体小跑着上了台阶,来到红床前面。女人接过盘中的金碗,用勺子轻轻磕了磕碗边,搅拌了一会儿,舀起一勺喂到了刘韬的嘴边。刘韬张嘴刚要接住,这女子却调皮地将勺子向旁边一抖,勺子中的冰粉(一种果冻状食物,常用来当作甜品)不偏不倚,正好掉在了女子脱在床下的红色鸳鸯刺绣鞋中。女子伸手将自己的鞋子拾了起来,在刘韬的眼前摆弄着,对刘韬撒娇道:“我可不管啊,我喂你的,你都要吃下去哦~不许浪费!”随即,她将自己的鞋子伸到了刘韬的面前,等着刘韬的答复。刘韬觉得面前的这只鞋异常的大,一方面是它就在自己脸前,几乎碰到了自己的鼻子,另一方面这女子并未裹脚,因此在刘韬看来,这鞋子是巨大的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钻入了他的鼻腔,他受不了了,一把夺下鞋子,将鞋口对着自己嘴,疯狂舔舐着鞋子里的冰粉,并大口地闻着鞋子散发的香气。

  这并不是刘韬的嗜好特殊,而是这鞋子确实是特制的。它用上好的丝绸和布料缝制,平时都是放在香料盒中存放。这香料盒中的香料可不是什么花椒八角,而是数十种花朵的粉末精心筛选而成的。这鞋子上脚之前还要撒些“斩男花粉”来激发男性的性欲,因此刘韬才会如此舔舐鞋中的食物。

  就这样,女子用鞋子喂刘韬吃了半碗冰粉,又一巴掌将鞋子打翻在地,猛地吻了刘韬一口:“好吃么?”她狐媚地看着刘韬。“好吃!好吃!好甜!”女子嘴角微微上扬:“好吃也不能吃了哦,再吃我可就没得吃了呢。”言毕,女子舀了一勺冰粉放在自己口中,俯下身子再次含住了刘韬的阴茎。刘韬只觉得自己的阴茎被一种极其软嫩的物体包围着,却又无法用词语来形容这种美妙的感觉。女子含着刘韬的阴茎发出“吐露吐露”地吮吸声,仿佛在品尝一种极为美味的食物。

  渐渐地,刘韬闭上了眼睛,做了个梦。梦中,他成了天上的神仙,他在高处看着四周的一切,这不是一片桃林么?一阵银铃般地笑声传入了他的耳朵,原来是七个穿着纱衣的仙女挎着篮子来桃林摘取桃子。一位仙女走到了桃树下,伸手摘了一个桃子,放在了篮子中,刘韬居高临下,顺着女子的白皙的锁骨向女子的胸部看去。这仙女的胸很大,乳沟从上面望去十分明显,可以说除了乳头外,女子的乳房的风光被刘韬尽收眼底。刘韬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加快,手向下抓去,撸动着自己撑起的铁棒。这女子似乎觉得这树上的果子非常好,便一直再次逗留,刘韬的手越来越快,动作越来越大,终于,他感到一阵抽搐,伴随而来的是一种解脱和轻松的快感,他射了,射到了女子的脸上。仙女觉得脸上被溅上了水珠,便伸手蹭了一下,放在口中舔了一口。她以为是树叶上的露水,但入口却是一股桃子味道。她虽然是很疑惑,但不敢跟别人说,万一被人说是偷吃桃子那可就遭了。

【完】